李泉佃:追問初心

(2019-05-09 10:20)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把反腐敗斗爭作為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內容,反腐懲惡,正風肅紀,著力構建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體制機制。全黨以零容忍態度懲治腐敗,無論是查處貪官人數之多、級別之高、行動密度之大,還是涉及領域之寬、挖掘問題之深,皆可謂前所未有。
 
       為對反腐敗工作做階段性總結和思考,丁捷的《追問》一書,于2017年4月正式出版。
 
       這部長篇口述體反腐紀實文學出版后,連續數月雄踞全國圖書暢銷榜前列,丁捷也被稱為“超級暢銷書作家”。該書同時受到干部群眾兩個層面讀者的歡迎,而且,不少領導干部親自撰文推薦閱讀。
 
 
 
 
       《追問》熱銷后,丁捷在全國各地作了上百場專題報告。讀者和聽眾,都向他拋出了一個又一個關于“追問之后”的尖銳提問。對這些提問,丁捷一一回答。當然,他聽到了掌聲,也聽到了質疑聲。
 
       甚至,當時,江蘇一位女作家在一篇“丁捷印象”文章中寫道:“高而胖,那樣子就是中國流行的企業老總范兒,應酬過度,宅過度,皮膚雪白,神智松懈……傳說中的大才子,至少外形沒有長得脫俗。”
 
       對此,換作別人,不要說七竅生煙,恐怕也是怒形于色;但丁捷則不,女作家的辣語,如同當頭棒喝,“這段文字是對我那個階段狀態比較客觀的寫照,卻是我固有的人文情懷所排斥的,也是我今天回憶起來最無趣、最漂浮的一副形象……一點自大的優越感,不過是向世俗兌換的自我陶醉和自感消沉。”丁捷反思說。于是,便有了《追問》的續篇《初心》的問世。
 
       的確,在嘗試探索“初心”這個宏大的社會主題時,丁捷融入了自己的半生經歷和所見、所聞、所思、所感。
 
       他認為,這種自我代入很有必要:“你想了解別人的心理世界,就得了解自己的心理世界。每個人成長中都有波動、猶豫、遲疑、搖擺,這種糾結在所難免。你從那糾結中怎么走出來,為什么能走出來,以己及人進行推斷,就能了解其中本質的東西。”
 
       那么,讀者必然要問:什么是“本質的東西”?
 
       讓我們再回到《追問》一書中的題記。丁捷在題記中寫到:“日本著名漫畫家、《灌籃高手》的作者井上雄彥先生,擅長描述身心極限與籃球運動的挑戰,并借此隱喻復雜身心支配下的人生。他的一句著名的話,激發了我創作這部作品的熱情:‘人被徹底打垮時,才會追問自己內心的真實。’在采訪完我書中涉及的這些曾經的省管以上中高級官員后,我也情不自禁地感嘆:‘為什么有的人被徹底打垮時,才會追問自己內心的真實?為什么有的被徹底打垮后,依然無法追問到自己內心的真實?’”
 
       還有,在《追問》中的“背景之二:聲音”,丁捷采訪了一名路人,這位路人說:“那些干部,特別是那些大干部,都是我們羨慕的成功人士。他們為什么要做那些事,把自己整垮了,他們到底是怎么想的?是太聰明還是太笨,是太壞還是太無奈?我們想不通。”
 
       所以,竊以為,《初心》是《追問》的姊妹篇,是丁捷認為在《追問》中沒有表達或沒有完全表達的意思的延續。
 
       而這個意思,就是要追問精英們的——也即那些大干部們——內心的真實。誠如丁捷在自序中所說的:“追問精英的敗落,必然落腳到初心的喪失。初心的喪失,一度使人與人、組織與人之間的血肉聯系異化為破碎的物質利益關系,人人自危的塔西佗效應滋生。”
 
       何謂“塔西佗效應”?“塔西佗效應”,也稱“塔西佗陷阱”,得名于古羅馬時代的歷史學家塔西佗。這一概念最初來自塔西佗所著的《塔西佗歷史》,是塔西佗在評價一位羅馬皇帝時所說的話:“一旦皇帝成了人們憎恨的對象,他做的好事和壞事就同樣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之后被中國學者引申成為一種社會現象,指當政府部門或某一組織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
 
       好吧,我們就以《初心》中提及的一些官場現象為例,來說說這個問題。
 
       丁捷剖析官場現象可謂入木三分,其中的“江湖氣”“隨大流”“安樂死”“權力欲”“懶作為”等,給我留下深刻印象。
 
       有位派出所所長,把派出所搞成自己的江湖,一方面盡量照顧好派出所每個人的個人利益,有困難必幫,有好處共享;另一方面把自己打造成這個圈子的絕對權威,大家只能聽他的,派出所只有他一個老大,上級的意志,符合他這個老大的就貫徹,不符合的就晾到一邊。一次,這位所長指揮手下,動用私刑,將當地一個民營企業家整得家破人亡。所長被紀委立案審查后,他的下屬竟替他鳴冤叫屈,覺得老大是個好人,很講義氣。可見,“江湖氣”對這個小集體的毒害何其深!
 
       西部有一個中等城市副市長,羨慕民營老板聲色犬馬的生活。起初他很猶豫,覺得這個老板包養小姐,沒有節操,簡直就是流氓;后來,參與了幾次放縱聲色的活動,又被老板洗了腦,認為這樣的生活在這個社會已經常態化了,甚至不趕一趕,沾沾邊,都落伍了。三番五次下來,這個本來很勤勉的副市長,因為“隨大流”,從內心深處墮落了,最終成了一個家外有家、家外還有家的幾重婚外戀的違法分子、腐敗分子。
 
       一位文化廳廳長,是一名專家型領導,自己也是畫家,對書畫產業十分專業。但他明明知道自己所分管的文化市場,管理混亂,執法不力,手下人勾結奸商,大肆制作和銷售贗品,卻“難得糊涂”,不聞不問。貪官、奸商們也心照不宣,用購買這位廳長作品的方式,加以回報。所以,他的“懶作為”“裝糊涂”背后,不僅自己撈好處,更讓政府的文化信用大打折扣。
 
       在所有眾生相中,我認為,丁捷在描述“安樂死”時,最精彩,也最精準。
 
       丁捷從十九世紀中葉的狄更斯《霧都孤兒》說起,說到左拉的《娜娜》、蘭陵笑笑生的《金瓶梅》、賈平凹的《廢都》、馮小剛的《非誠勿擾》,最終得出結論:“從‘霧都’到‘廢都’,不管是哪個時代哪個國度,人心的變化會集中于時代的交替口,社會的滑坡又是由精英的心靈滑坡來主導的。時代變革是人心變化的源頭,社會變化是人心變化的結果,精英階層人心變化又形成新的源頭,加劇社會變化和更廣泛的人心變化,出現新的結果。最后,人心和社會互為源頭,彼此結果,形成惡性循環。民族,國家,從此險象叢生。”
 
       我將這段話,看作是《初心》一書的核心;因為,這正是丁捷《追問》出來的結果。可見,“不忘初心”說來容易,做來難。
(作者李泉佃系中國著名報人,廈門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廈門日報社社長、總編輯、黨委書記)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白小姐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