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正安:啼早如春--散文隨筆集《回不去的過去》后記

(2017-08-25 16:51)

  丙申臘月一日,與幾好友相聚于省城,席間,偶遇省畫院一位畫家。彼此互通姓名籍貫,竟是老鄉。又談及年齡屬相,男人之間沒有那種多禁忌,投機者往往無話不談,無所不及。對方知道我屬雞,大喜,說,您長我一輪,明年是我倆的本命年(又稱屬相年),并主動提出,為我畫一只梅雞圖。我當然非常高興。

  我曾觀賞陳大羽先生的梅雞圖,構圖甚簡,一叢梅花下一只健壯的公雞,題“酣歌黎明大地春”。陳公時年八十又八。

  回家一想,如果一幅畫中光溜溜的一只公雞,似乎太單調了,還應該寫點什么?

  中國畫自宋代以降,一直注重是詩(文)、書、畫、印一體,這是中國畫的特質。也就是說,一幅畫除了落款,還有一首詩,或者一段文字,以表明作者的創作意圖,引導觀者領會作品的意境,激起共鳴。鄭板橋于《竹石》畫中題詩一首: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又在《客舍新晴》上題寫一段文字:客舍新晴,晨起看竹,露浮葉上,日在梢頭,胸中勃勃,遂有畫意,其實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媕娿紙運筆,又是一格,其實手中之竹,又不是意中之竹也。步步變相,莫可端倪,其天機流露,有莫如其然而然者,獨畫云乎哉?

  《竹石》上的一首詩,其意是非常明了的。《客舍新晴》上的題字用意就不那么簡單,是鄭板橋的創作體會,非三言兩語能夠道明。

  外行人說內行話,難免露餡,就此打住。

  有人會說:畫面上題什么,是詩是文,理應由畫家考慮,你操哪門子閑心。是的,題什么,抑或一字不題,畫家自有謀劃,但我想請畫家表達我的想法。

  丁酉年,我步入六十周歲,退休之年。按照年齡段劃分,這個年齡應該是老年。

  人生如四季。老年人沒有了春季的燕歌鶯舞,沒有了夏季的熱烈奔放,也沒有了秋季的滿滿收獲,余下的似乎只有寒風冰雪敗枝殘葉。故而,一些人一旦進入老年,便無精打彩,唉聲嘆氣,縮手縮腳,儼然冰雪里的企鵝。還有一些老年人,以為一輩子苦下來了,應該歇息,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大有等待末日來臨之勢。

  是的,老年相較于少年、青年、壯年,弱勢很多,比如記憶衰退,精力不濟,收入減少,但也不是一點優勢沒有,比如時間寬裕了,空間廣闊了,限制更少了。只要“不逾矩”,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做,什么地方都可以跑,什么活動都可以玩。

  問題是老年人不能自暴自棄,自怨自艾,要有小目標,小行動,還要追求小成果。老年人不可能演繹春之夢、夏之歌、秋之戲,但也能自編自導自演一首屬于自己的心曲。

  著名作家、翻譯家楊絳先生93歲出版隨筆集《我們仨》、96歲出版哲理散文集《走到人生邊上》,百歲之后,仍然讀書寫作不止。文字學家周有光先生104歲出版《朝聞道集》,集名來自孔子的“朝聞道,夕死可矣”,“早上聞知大道,即使晚上死去都沒有遺憾”。其對真理的追求自不遜于年青人。鬼才黃永玉,九十多歲了,整天叼個煙斗,或駕車或作文或繪畫,瘋瘋癲癲,有滋有味地活著。他們的人生經歷正應了一句話:“青春是一種能力,與年齡無關”。

  普通人當然不能與大家們相比,但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希望,亦有普通人可做的事兒。家父今年九十二歲,仍然種著二三分地的菜園,翻地、栽植、除草、治蟲、收獲,一年四季,周而復始,從不怠惰。他把年齡淡化在黑土綠葉間,而把快樂充實填進深深的年輪里。

  想到這里,我請畫家在梅雞圖上題上“不畏秋冬寒 啼早如春時”。

  一只雄雞從它發出第一聲啼叫始,不管艷陽高照,還是風雨如晦,不管春日煦煦,還是朔風凜凜,每天必準時把一個嶄新的拂曉送給每個夢中人,也許第二天它會被主人宰殺,也許第三天它會老去。

  誰也無法決定生老病死,但每個人都可以主宰自己的心態、觀念和作為。

  雪萊說過:希望會使你年輕,因為希望和青春是同胞兄弟。

  站在新的起跑線上,我愿做一只啼早如春的公雞。

  雞年將至,謹以此文與同齡人共勉。

  權且作為即將付梓的文集《回不去的過去》后記。

      2017年1月23日于寓中

      2017年8月23日又改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白小姐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