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社:小城故事

2016年11月15日 11時54分 

  

  

  1984年,泰州出了一件頗為轟動的案件。市委宣傳部通訊報道科負責人A某被控犯有“誣告陷害罪”遭逮捕,引起不小反響。我所供職的宣傳文化系統內也是議論紛紛,疑慮重重。 

  等到1985年,終于開庭了。由于關注的人甚多,僅外地來的記者就有二十多位,泰州法院將審判地點放到了駐泰部隊的大禮堂內,憑票入場。那天,大幾百人的會場內座無虛席,加上法警密布,審判長反復宣布法庭紀律,氣氛緊張。庭審開始不久,觀眾席上便有兩位因高聲議論被“請”出了會場。當時市委宣傳部一位副部長的妻子跟我坐在同一排,我在邊上,她在中間,我們幾個人都對法庭的有失偏頗顯得不滿,甚至“噓”出了聲。兩個法警快步過來執紀,要“請”她出去,但邊上的人都不起身讓道,法警進不去,只得作罷。 

  那天的庭審跌拓起伏,屢現無理和荒唐,從上午8點多進行到晚上11點。案情其實不算復雜,公訴人指控被告A某先后向公安部、江蘇省有關領導人等寄送了打印的書面材料,捏造了民警B某非法強占、購買宅基地等問題的假案……業已構成誣告陷害罪。辯方認為被告人實名舉報的問題都有事實根據,僅是少數情節及數據上有出入,不屬誣告陷害,更不構成犯罪。法庭辯論十分激烈,尤其被告律師,乃揚州來的兩位,一男一女,皆資深名律,其提供的證據翔實,依據的法律清晰,加上極強的論辯能力,可謂精彩紛呈,贏得了一陣又一陣掌聲和喝彩聲。與之對比,控方明顯相形見絀,而審判方的偏向也過于明顯,幾度激起場內騷動。A科長的表現也令人著急,霜打了似的,唯唯諾諾,加上新剃的光頭、慘白的膚色、難看的囚衣分外刺目,昔日的風采蕩然無存。幸虧他的最后陳述還說得過去,尤其幾個遞進的詰問很有力度,可惜他的聲音比較沉悶,顯得中氣不足。 

  那天我們后面一排坐了不少外地來的記者,各種口音。法庭上不許錄音,他們記錄得很是辛苦,不時低聲交流幾句,神情嚴肅。 

  其實庭審過半的時候,案情已基本明朗。A科長的實名舉報有事實有證據,為受欺壓的老百姓講話大得人心。即便有少數情況不實或證據不足,也夠不上“誣告陷害罪”。但當庭的判決卻出乎意料,合議庭合議后,審判長于深夜11點宣判:“被告人A某某犯誣告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一片嘩然。 

  后來發生的情況就更有戲劇性了。先是上海《文匯報》《新華日報》江蘇人民廣播電臺、《雨花》雜志、江蘇《鄉土報》《揚州日報》等媒體的10名記者聯名寫了一篇題為《A某某揭發違法行為被判刑入獄,B某某非法買賣土地受法律保護——神圣的法律在泰州竟被如此顛倒》的稿件,洋洋數千言,《文匯報》的版面已做好,占了半個版。接著,《鄉土報》發表了該報特派記者采寫的報道《A某某因何獲罪》。時任江蘇省委常委、宣傳部長胡福明同志三次約見來泰采訪的《新華日報》記者了解情況,江蘇省委書記很快看到了《文匯報》的清樣……于是省委決定,由省政法委負責,組成了由公、檢、法等單位參加的聯合調查組來泰州進行調查,很快得出了結論。 

  柳暗花明,A科長被無罪釋放。 

  這件事情后來被泰州的青年作家雨城作為素材,寫成了一部小說,題為《小城》,產生了很大影響,《小說選刊》都轉載了。沒想到就在大家爭相傳閱的同時,不少當事人對作者意見很大,最主要的一點是小說的不少內容是編造,或者與事實有出入,或者與案件沒關系。而在人物描寫方面,丑化的成分也比比皆是。雨城只得解釋,說我寫的是小說,其中有這件事情及這件事情中人物的原型,但虛構是允許和必須的,小說不是報告文學,不要對號入座。可人家不管,還是義憤填膺。有趣的是A科長也有看法,說雨城這小伙子把我寫得那么窩囊,我有那么窩囊嗎?雨城說,你肚皮大,在牢里吃不飽,瘦得不成樣子,哪是說你窩囊啊?再說你看到的是小說中的人物,不是你啊!是的,不是我,但人家以為是我啊! 

  雨城一臉無奈,再也不向任何人解釋了。 

  

  2016年8月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江蘇作家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白小姐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