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社:寬松

2016年04月25日 09時03分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事了,在市委宣傳部的領導下籌備召開文代會,副部長、文聯主席葉德明同志要求時任駐會副主席的我起草一份《關于文代會籌備工作情況的報告》及附件《關于新一屆文聯領導成員建議人選的說明》。我在和文聯其他同志一起廣泛調研、征求意見的基礎上,完成了這一任務。 

  一天,市委組織部張正方部長要我去一下他辦公室。他告訴我,在對有關人選的考察中,聽到了一些不同意見,市委朱克昌書記讓他與我溝通一下,聽聽我的看法。原來,一位建議人選所在單位有同志反映該同志存在兩個問題。一是工作不專心,盡寫一些與工作無關的文學研究文章;二是身為單位領導成員,遇到矛盾繞著走,是個老好人。我有點激動,當即脫口而出:這恰恰是文聯需要的人!文聯領導中應該多一些懂行的人,這位同志不僅懂行,而且能自己動手創作,是位寫過不少有影響作品的專家,在泰州乃至更大范圍內都屬一流水平,若他成為文聯領導,肯定不會對文聯工作“不專心”。而文聯工作的特點,是廣泛聯系、團結各條戰線的文藝工作者,與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有時還就需要做“老好人”。本以為張部長要數落我幾句的,沒想到他竟笑了起來,說就這樣吧,我去向書記匯報。隔了一天,正方部長又叫我去他辦公室,說朱書記認為你的意見有道理,通知你列席常委會,到時你把跟我說的那些話再說一遍就行了。我頗為得意,一句謙虛謹慎的話也沒講,站起身就和部長握手道別。 

  市委常委會上,克昌書記請德明主席匯報了文代會的籌備工作情況,對我們提出的規模、議程、代表、經費等幾個問題一一討論議決。最后一個問題是人選,正方部長作了考察情況的介紹后,書記要我先談談看法。這次我說得和緩了一些,但意思沒變,還增加了一些內容,我說據對這位同志的了解,他在單位的教學任務很重,干得也很出色,得到過許多好評,他的寫作并沒有影響工作。至于“老好人”的說法,具體情況我不了解,但還是要具體分析,不宜以偏概全。接著我舉了一個事例,說明這位同志有思想有性格,敢于表明自己的觀點,而且善于表達,比我多了我所缺少的藝術和策略。最后我又補充說,考察中有的同志提出的問題是從他們單位工作的角度出發的,有其一定道理。而我是從文聯工作的角度出發,考慮的是文聯工作的特點,希望各位領導理解。書記又要德明主席和正方部長發言。德明主席說陳社同志和我商量過的,我們的意見一致。正方部長說我們部里也研究過,贊成文聯的意見,文聯這個群眾團體有其特殊性,既要懂行,又要具備多方面的代表性和適應性,他們推薦的幾位同志是合適的。 

  接下來討論,市長、副書記及各位常委紛紛發表意見,有的說,德才兼備的“德”最重要,主要看立場和品德有沒有問題。根據考察情況,所提出的問題不屬“德”范疇。有的說,現在正是用人的時候,看準了就要大膽用,不能求全責備。有的說,“文聯”第一個字是“文”, 第二個字是“聯”,沒有“文”不行,不會“聯”也不行……克昌書記最后小結,人選問題他只說了兩句話,一句是我同意文聯的推薦和大家的意見。另一句是這位同志的文章我讀過,確實寫的好。接著扼要講了泰州文學藝術歷史上的輝煌,講了這些年文藝工作、文藝創作的成績和存在的不足,講了應該怎么做、做什么。最后強調了黨委、政府加強領導、積極引導、盡力扶持、當好保障的幾條原則。他還希望領導同志們要多和文藝工作者交朋友,尊重他們、了解他們,幫助和支持他們。 

  對書記的講話我感受頗多,以前就聽人議論過,說書記沒有架子,遇到文藝界的同志經常主動打招呼,再忙也要停下來聊幾句,問長問短、談笑風生。文藝界不少同志都到他辦公室或他家里找過他,都受到了很好的禮遇,也幫助解決了不少問題,譬如他親自關心調動了工作的文藝人才就有好幾位……后來,有人問我對書記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說了兩個字:寬松。 

  2016年4月20日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江蘇作家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白小姐二肖中特